—Lilith—

大家好!我是高三党!

[恋与制作人][R向]事后

执戈:

※R18的事后 其实事中也有


※旧版被封,这个是大修后重发。请lof爸爸放过我,真的不想弄外链啊。










Ver.李泽言










你重新醒来时,酒精在脑中沉重的麻痹感已褪去大半。窗帘被人细心地拉好,只有窗帘底端与地面的缝隙处漏出了白光。




被单和枕头都是白色的,而且比你家里的要软上许多,这让你更加像只猫一样蜷缩了起来。直到你的手在无意中碰到了罩着你的衬衫,不同平时的衣料你才清醒了些。




……男士衬衫?




这个认知让你登时清醒了不少。衬衫上有若有若无的古龙水的气味,像极了那个人低头吻你时的环境。这也让你隐约想起昨天晚上、他极具侵略性的吻——




明明一开始……只是一个吻。




你并没有注意到李泽言随夜色变暗的双眼,侵略和占有向来步调一致。唇齿相离后那个人并没有餍足,你已被他禁锢在双臂中。




他重又吻了你,但只是单纯的唇瓣相贴,不等你疑惑,他的吻便开始下滑。




“害羞?”




回忆到这里,你几乎是下意识地掀起了被子的一角,微凉的空气灌入。深浅不一的吻痕闯入你的视野,足够帮你拼凑出昨天晚上的片段:




水汽弥漫了你的双瞳,李泽言顿了顿,伸手遮住你的双眼。




冰凉的温度轻轻覆盖在你的眼脸。




“那就不看。”




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时,你一边的酥丨乳便被握住,那只手的力度不重,但足够宣告他的掌控权。羞丨耻与愉悦感同时上涌,李泽言当然不会不知道你的感受,他逐渐分出全部覆在你眼睛上的手指,有意无意地将食指与中指伸丨进你半开的口丨中。




他的指腹划过你的舌苔,手指反复进出:“可以咬住。”




他极为耐心地诱导着你。




你想起了昨晚自己樱粉色的欲丨望,它们被李泽言一一满足。进入时李泽言与你十指相交,他似乎还吻过你的手背。




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,李泽言是怎么帮你穿上衣服的你已经忘记了。现在,清醒过来的你登时脸红到了耳根,恨不得现在就把自己埋起来。




“醒了?”




早就发现枕边人动静的李泽言翻过身,顺势在被窝里把你抱进怀里。




“我……”




“很甜。”他环住你的腰肢,脸从背后埋入你的颈窝。




你面红耳赤,李泽言却仿佛对此浑然不觉。倏然你感到他将你松开了一些,却不想是他又咬住你后颈处的、一小块皮肤。




触电般的感觉蔓延开来。




你再度感觉到了他的舌尖,潮湿感代着李泽言的五指,将你安抚着。




“那个、泽言……”




亲昵的肌肤相触,似乎要再度发生,而且这次是在你清醒的状态下。




“害羞?”




在衬衫从肩头滑下时,你的双眼再度被那只手覆盖。










Ver.许墨










“看来,蝴蝶并不知道闯入禁区的后果。”




你难以用语言去说明,许墨是如何同时具备温柔与粗丨暴两种属性的。他爱怜地握起你一绺柔软的长发,发尾顺着他的手掌下垂。他低头吻了吻掌心里的发丝,身丨下的占有却丝毫不顾及你的情况。




“乖……吃下去。”




他温柔的爱抚与诱哄都是甜美的蛊惑,你从他深紫色的双眼中看见了沦陷的自己。花丨液不断从隐秘的深处流出,一片泥泞里传出细微而羞丨耻的水声。




许墨俯下身,随手关闭了门口部下发送的通讯邀请。做完这一切后许墨俯下身,顺势让自己的欲望、顺着潮湿的通道更深了一步。




你娇丨吟克制不住地从口中溢出。独属许墨的俊美五官也在他俯身时逼近了你,他不紧不慢地封缄你的声音,而后用自己的舌轻而易举地伸丨入你的唇齿。




离开你的唇瓣时,你的嘴角被牵出晶亮的银丝。




那双暗紫色的眼睛距离你不过几公分,你更加近距离地看清了里面的深渊,以及他强烈的占有欲。




“既然你自己来了……”




你想起了这次交缠最初的情形,强行关掉监控探头的许墨将你按在落地窗上。




他的手掀开你的上衣,却并没有立刻进行下一步的动作,好像在检查什么。




光洁的皮肤没有多余的痕迹,这让许墨十分满意:“我是不会放你走的。”




……




后戏刚结束,你便不可控地感受到了睡意的席卷。




等你终于脱离许墨用evol对你的催眠,你不禁心生疑惑:虽然你现在的身份已经是Queen,但只要战神愿意,他依然可以不让你醒来,让你像之前一样,醒来时已经在了别的地方。




想到这里,在黑夜中看不清事物的你动了动,却被一双手臂本能般地、抱得更紧了。




你这时才感受到了落在你后颈处的鼻息,不知何时,那个时刻戒备着周遭一切的Ares已经熟睡。他像过去的许墨那般,毫无防备的睡颜落在你的肩膀上,只有当怀中的人要离开时,梦中的他才会紧张地蹙眉,几近慌张地把对方抱得更紧了。








Ver.周棋洛










周棋洛的手臂在枕头上撑住脑袋,他看着你的睡颜,还有你眼睫轻颤、逐渐醒过来的样子,唇角的笑意便抑制不住。




“早安。”




湛蓝的双眼盯着你的眼睛。




“早安……诶?”




看清周棋洛的面容后的你登时愣住,浅浅的红色迅速蔓延:“棋、棋洛……”




“嗯,是我。”




他朝你灿烂地笑了笑,而后又想起什么的样子:“现在还疼不疼?”




六个字的问句清晰涵盖了昨晚发生的一切,你登时面红耳赤。




“这个、第一次的话……都会疼的吧?”虽然昨天你也感受到,周棋洛已经很小心了。




“诶、是吗。”




周棋洛的脸也可疑地红了一下:“今天要不要帮你请假?”




帮你打完电话后,周棋洛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。他又在被窝里盯了你一会儿,而后倏然伸出手,揉了揉你的脑袋:“今天就好好休息吧,薯片小姐。”




不等你回复,周棋洛重新躺回了你的身边,他的手臂轻轻把你拉了过来。




你们的衣物尚未穿全,被单之下,他的身体也与你的轻轻相碰。










Ver.白起










据说,人有一个天性,喜欢靠近温暖的东西。




“白起就很暖和qwq”




白起看着依然在熟睡、却把自己卷成一团靠在他身边的你,他明明应该无奈,嘴边的笑意却在泛滥。




“真是只小懒猫。”




你迷迷糊糊睁眼的时候,他的凑在你耳边轻声说道。




平日看上去很好欺负的白起,在某些事上无师自通的能力比你还强。白起已经逐渐发现你喜欢他的声音,他也愈发熟练地在你耳边轻轻说话,甚至有时会恶劣地轻吹一口气,笑着看着你耳朵发红发软的全过程。




现在亦是如此,你彻底回神时,他已经咬住了你的耳垂。




“学长、……唔……”




介于不经意与有意之间,你至今偶尔会不喊他的名字。而每次当你不用“白起”而是“学长”时,他就会如是小罚你。




“嗯?”




“白起……”




你已经依言如此称呼白起了,他却依然挑起你的下巴,将吻落下来。




随着白起的动作,原本蜷缩一团的你逐渐展开,白起的体温温暖依旧,你便习惯性地蹭了过去。




“果然好暖和……”




“是吗……”




一边把你捞进怀里,白起不动声色地检查着你的身体。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,你的指尖始终在他的伤疤处反复:“昨天看到的。”




你心疼地用触感去感受那段狰狞的凸起,白起却沉默了几秒。




……怪不得你昨天忽然舔了舔他。




你停留在他伤口的手被他捉住。




“以后放在这里。”




他将你的手移到他的心口上。





评论

热度(3933)